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画廊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订阅 | 申请链接
您的位置:主页 > 书画知识 >
关于中国人物画的艺术语言-艺术画廊

关于中国人物画的艺术语言

作者: 来源:artgalleries.cn 日2015-12-17

在轰轰烈烈的那个年代,作为对政治具有直接服务效应的人物画,有着特殊的地位,也产生过不少优秀作品,不可一笔抹杀。但是,仍有大量作品因其题材内容的政治分量而掩盖了艺术语言的苍白,画家的着眼点曾长期固于主题先行的框框,忽视或不敢对形式进行探索,这种负面影响是很深远的。以至于“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的二十年来,一提起主旋律,便产生逆反心理,大有“杯弓蛇影”之态。许多人物画家纷纷躲进淡化了政治的避风港里,在风平浪静中自在地寻找艺术天地,抛开了题材内容的先导性。其淡化的程度,几乎同符号一般,尤其一批年轻画家过“传统家门”而不入,不背负“传统包袱”,从而身轻步捷。大量吸纳西方现代艺术语言,使古老的传统中国人物画呈现出缤纷多彩的风貌。人物画坛的这股活力,无疑对中国人物画的发展具有积极意义。

然而,改革开放的大潮汹涌澎湃,中国社会发生的深刻变革犹如战鼓催春,当人们在小夜曲的催眠中惊醒时,需要的是力量和石破天惊的号子。一句话,人们又重新呼唤精品、企盼力作,要看“重头戏”这就要求中国人物画、尤其是水墨写意人物画应有新的突破。依我的理解,这个突破,首先应该是艺术语言的突破。

凡是在中国人物画史上定了位的画家,无不创立于具有鲜明个性特征的艺术语言。一部人物画的发展史,实际上也是艺术语言的发展史。南宋的梁楷以简练的线条,洒脱的笔墨形式一改前朝严谨细腻、方正端应的画风,成为水墨写意人物画的开山祖;明末陈老莲以夸张古拙的造型,屈曲有力的铁线描雨独树一帜;清代任伯年以花鸟笔墨渗人人物画法,造型生动优美,笔墨明快秀健的艺术语言,具有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到了20世纪40年代,蒋兆和吸取西方素描的造型办法,结合中国传统的笔墨形式,创造了以线为骨架,以明暗为辅助的艺术语言,在巨作《流民图》中准确而深入地刻画了各具个性特征的人物群像,使人物画的写实水平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从而树立起现代水墨人物画的一块丰碑。50年代以后,叉相继出现了叶浅予、黄胄、程十发、方增先、杨之光、刘文西等大手笔,他们都有自己特定的砚角和形式,都从不同方面、不同程度突破了前人和他人的束缚,创造了具有鲜明个性的艺术语言.补充和丰富了中国人物画的语言体系。

今天,当人们重新强调人物画家的社会责任感,强调人物画的社会功能的时候,自然不能重蹈历史的覆辙,退回到题材决定论的老路上去。而应该是既充分表现现代社会生活,体现时代精神力量,又具备独特完善的崭新艺术语言,充满强烈艺术渲染力的新型中国人物画,它将呈现出博大雄浑、崇高壮美的美学特征,升腾着阳刚之气。

艺术语言的探索应当扎根在生活之中。那种把“生活是艺术的源泉”只当成生活,只给艺术提供题材内容的理解是片面的。生活同样启示和造就艺术对形式美的追求。最近渎周永家的入物画作品,雄辩地证明了生活――大海给予画家的灵感。周永家不仅仅表现了海的内容,同时更创造了塑造大海的艺术语言,一个“周家程式”已成雏形。伴随着大海几十年的画家形象地说自己是执著地围着大海这个基地在“刨坑”,其作品乃深挖所得,是甘苦之言。

本来人物画家曾有深入生活的优良传统、但如今情况变了、深人生活时多半是蜻蜓点水,结果不单作品内容肤浅,其艺术形式也多属闭门造车的笔墨游戏。看似眼花缭乱,实则缺乏底气的呻吟,这种作品与政治说教式的作品同样苍白无力。因此,如何解决人物画家与生活的密切联系,恐怕是从根本上寻求中国人物画突破的关键,也是创造崭新的人物画艺术语言的关键。

艺术画廊原载《中国画研究》第13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粤ICP备15050237号